秒速飞艇开奖|秒速飞艇发行

明清時期的外銷瓷:幾多異國風情

 發表于 2016-08-19    閱讀 3592

大航海開辟了中國與歐洲直接交往的通道,絲綢之路上的貿易雙方及其商貿方式都發生了很多的變化。瓷器貿易在這方面表現的最為明顯——它不僅僅是一種經濟行為,也是文化交流的一種特殊方式。



 外銷瓷:幾多異國風情

  外銷瓷圖案在最初階段是純粹的中國風格,隨著定制瓷器成為主流,歐洲風景畫、歐洲人日常風情畫、宗教內容、希臘羅馬神話人物和情節都出現在中國出產的外銷瓷器上,同時圖樣風格逐漸呈現中西合璧特征,后來則以單純歐洲風格的設計圖樣為主。18世紀中葉以后,歐式圖樣常在歐洲加繪,但仍有很多是由中國畫工完成的,這些畫工由此成為接觸和學習歐洲繪畫及圖樣設計的先驅。

 

 中西合璧的圖樣通常包括中國式花草、風景和卷草,再加上歐式的葡萄紋、渦卷飾、卷軸飾(Cartouche,即一種不規則或想象造型的繪畫或雕刻裝飾,用曲線或曲帶圍成橢圓形或菱形,中間部位空白,用來題字或繪小插圖)和暗紅色花朵。1765—1820年間歐洲市場上有大量中西參半的由菱形、符號、花朵和蝴蝶構成圖案的瓷器。還有一種中西合璧紋飾是中國風物加灰色裝飾畫(Grisaille)。灰色裝飾畫又稱中國墨線畫(encre de Chine),出現于1720年代,特點是用細的灰黑線勾勒圖案,適用于起草油畫底稿、勾畫風景和翻繪版畫圖樣。瓷器中的灰色裝飾畫又常與金色結合使用,呈現出細膩端莊的效果。


  常見于外銷瓷上的歐洲式圖樣有幾大類。第一類是路易式樣,指從17世紀后期到18世紀后期分別流行于路易十四、攝政王、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時代的幾種式樣。路易十四式樣的基本要素是在卷軸飾中的對稱人物、阿拉伯藤蔓,帷幔、扇形、形狀優美的葉子、渦卷飾、爵床葉和小棕櫚葉,色彩與構圖都顯得厚重濃郁,有明顯巴洛克特點。攝政王時期,圖樣開始變得輕巧雅致。到路易十五時代,圖樣變成地道的羅可可風格,用曲線表現不對稱式樣,圖樣要素包括各種形狀不規則的事項,如巖石、貝殼、渦卷、水紋、羽毛、獸角、各種自然的葉形。瓷器上的路易十五式樣在法國流行于1730—1760年代,在荷蘭則持續到1780年代。路易十六式樣則與新古典主義風格呼應,首先于1760年代出現于英國,1770年代才延及法國,流行到1800年左右。它也偏好對稱形狀,但格調是優雅冷靜,以柱形、花瓶、花朵和葉子結成的彩帶、獎章和蜿蜒的形狀為構圖要素。


  第二類是德國邁森瓷廠的設計圖樣。邁森瓷廠陸續設計了幾種著名的圖樣,因為在歐洲大受歡迎,所以各國東印度公司也要求它們出現在中國外銷瓷上。一種 最著名的邁森式樣是1715—1725年間常見于邁森瓷器上的金色卷飾,自1740年代早期開始出現于中國外銷瓷上。另一種常見于中國外銷瓷的邁森式樣是“德意志花卉”(Deutsch Blumen),由碎花和本地植物組成花束,花朵常用薔薇。邁森瓷廠于1740年代設計該圖樣,用以取代以中國花朵為要素的“印度花卉” (Indianische Blumen)圖樣。


  第三類是荷蘭人的設計圖樣,最著名的是梅里安(Merian)依據歐洲植物和動物圖冊中的圖形設計的圖樣,以及普隆克(Cornelis Pronk)專門為荷蘭東印度公司設計的中國人物圖樣。普隆克的中國人物圖樣主要有四種。第一種是“陽傘仕女”或“仕女水藻”圖樣,仕女手持陽傘,施青 花、鐵紅和金彩,原圖1734年繪成,頗受歡迎。繪飾此種圖案的瓷器分別在中國、日本和歐洲加工,由它衍生出的別種圖紋和仿制品則持續至19世紀,后來也出現于歐洲自制瓷器上。第二種是“四博士”圖樣,1734年完成,翌年開始分別燒制青花和釉上彩瓷器。這種紋飾的受歡迎程度比“陽傘仕女”紋略遜。第三種是“三博士”圖樣,在“四博士”圖樣基礎上的改編之作。第四種是“庭院人物”圖樣,青花和金彩描繪庭園里的人物。此圖樣是普隆克設計的第四種款式,1737年完成,1739年起送往中國并施于訂制瓷器上。普隆克還設計過其他一些中國人物紋飾,以赭墨、鐵紅、綠、黃、金彩繪飾,常見于六件一套的盤子。另有一種普隆克式邊飾,在盤子的八片開光內分飾日本趣味濃厚的人物紋和水禽紋。普隆克設計的中國人物圖樣是典型的“中國趣味”,亦即歐洲人想象中的帶有歐洲人生活情態和生活理想的中國人形象,色彩搭配則又有明顯的“伊萬里”風格影響。


  18世紀后期,歐式圖樣的種類日益豐富,做盤子邊飾的有七彩紋飾、歐式花朵紋飾、矛形紋飾、鎖鏈紋飾、帶形紋飾和幾何線紋飾,另有灰色裝飾畫加
金彩紋飾,還有無邊飾僅有盤心紋章的式樣。有一種在18世紀末期和19世紀較受歡迎的費茲修(Fitzhugh)圖樣,得名自一個從事中國貿易的英國家庭,其特征是四塊嵌板式格子圍繞中心一枚圓形獎章,格子里有花朵和中國藝術的常見象征物。此種風格圖案可用于邊飾,也可用于完整圖案。


  市場導向:歐洲人的再加工

  有些類型的中國紋飾或日本紋飾,在抵達歐洲后會被再加工,或出于風格考慮,或出于經濟考慮,或為了易于保存,或為了調整圖案以迎合人們的態度變化和適應人們對國內瓷器或進口瓷器的需求。這類在歐洲二次加工的琺瑯彩瓷集中出現于17世紀后期到18世紀中期,設計形式多樣,質量參差不齊。


  二次加工的方式之一是增加金屬添加物,通常是金制或銀制,并施琺瑯彩。附加這些金屬底座、噴嘴或把手后,瓷器的功能也可能被改變,可以從裝飾物變為實用物,比如一個瓷人可以變為一支燭臺,但也可以從實用物變為裝飾物。二次加工的另一種方式是加繪圖案。歐洲畫師不僅在中國進口瓷器的空白處加繪,還在已有紋飾處重疊繪飾。這樣做時,歐洲人喜歡選擇當前流行的圖案設計。通過這種再加工,原本可能因為圖案不討人喜歡而滯銷的瓷器可以被賣出去,或者瓷器上原有的瑕疵可以被掩蓋。歐洲人有時在進口中國瓷器和日本瓷器上加繪漆畫,漆畫的圖案則又模仿薩克森選帝侯強者奧古斯都收藏的日本瓷器上之漆飾。

 

 1700年起,荷蘭人開始在中國瓷器和荷蘭自產的德爾費特陶器上加繪日本柿右衛門(Kakiemon)風格圖案。柿右衛門風格對中國瓷器影響甚微,但自問世之日就受到歐洲人歡迎。柿右衛門瓷器得名于日本有田(Arita)一個陶工家庭之名,該作坊1685年前后開始燒制陶瓷,其產品以質量高、形式優雅、紋樣不對稱著稱。該種瓷器的紋飾可謂中日合璧,它采用的許多紋飾如花鳥、風景、動物來自中國,但產生變異以適合日本人的審美口味,如它通常仔細安排紋樣布局以留出空白空間,而不是涂滿畫面。柿右衛門式樣的色彩特征是,以釉上彩方式混施鐵紅、綠、藍、黃、藍綠等色琺瑯彩,而較少突出某種顏色。柿右衛門瓷器是進口瓷器中較為昂貴的一類,所以是富裕人士熱衷收集之物。歐洲畫師也在中國青花瓷上加繪釉上紅彩、綠彩和金彩以表現伊萬里風格,玫瑰彩風格同樣被仿制。


  幾個歐洲國家的瓷器畫師在加繪風景畫和花卉圖樣時,都喜歡同時采用西式風格和想象中的“中國趣味”,有時會融合一點中國青花瓷上的原始圖樣,于
是中國的青花圖樣成為某種新式彩色圖樣的一部分。白色德化瓷的奶油色澤在增繪金色裝飾之后可大大提升效果。阿姆斯特丹是加繪中國瓷器的中心,英格蘭在18世紀初到19世紀也是這方面的佼佼者,有不少家工廠。其中1750—1780年間的詹姆·吉爾斯(James Giles)工廠的現存作品顯示其圖案風格通常是精美雅致的花卉、蝴蝶與昆蟲,并喜用玫瑰彩。


  除了繪制,歐洲工匠還可以通過用于玻璃加工的輪雕刻法在中國琺瑯彩裝飾上進行裝飾,制造出白色與琺瑯彩的繁復對比效果。在外銷瓷生產過程中,中國、日本、歐洲彼此復制 對方的風格,往往發生數次風格混合,制造出不少美麗與罕見的制品。但這么做不是出于藝術原因,而是出于經濟原因,如果制造者認為某種式樣或某種紋飾在特定市場受歡迎,他們就生產這種類型。


  亮麗與酸楚:今日之反思

  大航海開辟了中國與歐洲直接交往的通道,絲綢之路上的貿易雙方及其商貿方式都發生了很多的變化。瓷器貿易在這方面表現得最為明顯。它也不僅僅是一種經濟行為,也是文化交流的一種特殊方式。感受異國情調并形成對該國印象的最直接、最有效、最普遍的方式莫過于接觸異國商品。自歐洲人發現了東亞,大量中國商品輸入歐洲,不僅改變了歐洲人一些生活習慣,也成為歐洲人認識中國的第一窗口,還滋長了“中國趣味”,這種流行于18世紀歐洲上流社會的充滿異域情調的獨特藝術品位。外銷陶瓷就是傳遞這種中國趣味的代表性商品之一。


  明清時期中國瓷器的大量外銷,是傳統時期“絲綢之路”上的一抹晚霞。這個時期,中國對于歐洲的瓷器銷售,規模巨大。但是,除卻藝術品位之外,瓷器外銷中最豐厚的利潤卻是歐洲商人獲取的。歐洲商人從接訂單、到運輸、銷售,各個環節賺的錢,遠遠超過中國廠家僅僅在生產環節所賺的錢。中國成為西方廠家的打工仔。


  更值得反思的是,到了18世紀后半葉,世界上最好的瓷器、最貴的瓷器,也不全是中國產品。比如說,上面提到的日本生產的柿右衛門瓷器,就是歐洲
進口瓷器 中比較昂貴的一類,也是西方富裕人士熱衷收集之物。原因就在于日本廠家是家族企業,世代制瓷,發揮工匠精神,精益求精地不斷改進自己的技藝,比較明清時代的官府控制的制瓷業(御窯不計成本,但徭役制度落后;民窯缺乏資金投入,技藝提升受到限制)更有優勢。


  而在歐洲本土,掌握了陶瓷制造技術之后,逐漸地發展出高檔瓷器,完成了從簡單進口到模仿,直至走上創新之路。歐洲一開始就走了一個生產高檔瓷器的路子。原因在于,只有質量高檔的瓷器,才有豐厚的利潤;有了豐厚的利潤,才能在產品研發、高素質技術工人薪酬和銷售服務方面,有更大的投入。反觀中國產品,一味迎合歐洲商人所出的低價,利潤很薄,產品質量無法提高,使得中國產品一直保持在低端位置。

 

 比如,廣州畫工依據歐洲圖樣制作的定制瓷器,常常有錯誤或變形之筆,紋章圖樣的錯誤之處尤其常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畫工技能較低或者不夠仔細,
因為荷蘭商人付的錢太少,使廣州畫工和技術工都沒有動力精益求精。18世紀以后,歐洲進口中國瓷器,不再是為了質量,而是為滿足數量。德國邁森18世紀最早在歐洲生產瓷器,此后不斷提高工藝,邁森瓷廠的瓷器,號稱“瓷中白金”,至今是世界最昂貴的瓷器之一。


  1793年9月,馬戛爾尼來到中國時,獻給乾隆皇帝的禮品中,就有著名的英國韋奇伍德(Wedgwood)工廠生產的碧玉瓷。這家公司成立于 1759年,所制瓷器,號稱世界精品,一直得到英國王室和上流社會的喜愛。敢于向瓷器的故鄉進獻瓷器,可見馬戛爾尼對于英國制造的自信。中國瓷器的外銷史,不僅是亮麗的,也是酸楚的!值得我們今天反思。

秒速飞艇开奖 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 中彩票大奖之前真的有预兆吗 欧洲五大联赛排名 瑞典超级联赛2018 118开奖现场开吗 天津十分钟开奖 MG摆脱游戏如何加减注 爱彩乐11选5中奖助手 竞混合过关 江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